安悫

素食|简餐 深居 |简出

见一面吧

不知道是哪个方向吹来的风
在我的胸口钻营
那种冷既不像是北方的
也不像是来自高原深处
倒像是你走后洒下的坚冰
将我凝固
而此刻,无论有多么遥远
我们还是见一面吧

从从容容的起身
在路边摊买两个包子
然后是赶长长的路程
坐在车窗旁望着极速略过的景物
我恍然间发现不知道要去哪里
去山西么
去山西吧
那不是还有多年的老友?
只要我去,就有好酒

出了站台我看见老李
还是当年离别时那副样子
微笑着张开双臂
迎过来,拥抱
小餐馆里叙旧
彼时年轻气盛
而今谨言慎行
可我要说些什么呢
望了他一眼
低下头,泪流满面

我们都吃着牛肉就着苦酒
回望着似醉非醉的人生
相约日后再聚首
不醉不回头
离开山西就迷路了
但我想起
我不是应该去见你么
搜寻记忆的夹子
哦,我不知道你在...

拾月

他撑起那尾破旧的帆
照例要去海上讨食
并没有与我做过多的告别
双臂一撑,就在地面弧线的尽头
跌出我的视界
在离开三十八日以后
我已忘记他的音容
一旦进入十月
生活就难以应付
而后是十一月,十二月
一月,二月,三月
都是沉睡的季节
即便我的眼睛睁的巨大
也看不清前方那些人的脸
那些张牙舞爪的影子
看上去阴森可怖

挑在十月某个清晨
我收拾了一些东西
步了他的后尘
留下几行字,就走了
起初,出走是带着幻想的
而离开所有人与所有人离开
并无区别
我以为自从他远去以后
世间还有遗珠
走遍万水千山方得明了
走就该走的彻底
十月轮回不断
人生也堕入水中捞月的空冷
大江大河
人海人山
俱已不甚了了

二零一八年 十月十六日 午 于赤阑桥

看不见的四季

看不见的四季轮回着
杏花会开,麦子会黄
水稻要按时收割,水牛和山羊
还要在傍晚赶到山上

无论有没有眼睛注视着那里
无论我的脚步是否踢踏
椿树还是在那个时节发芽
娃娃也和起泥巴
丛林荆棘满途
我们步履蹒跚

松花蛇又交织成一根油条
我的梦境盛开出粉色的花朵
从老房子顶上蔓过屋檐
母亲却从未表达过爱
但夏日的稻子已为她的乳房
灌满了浆

如今
四季在我的周身变得惨淡
故乡的湖山孤芳自赏
母亲带着弟弟
将我走过的路又走了一遍
那些程序像既定的无以更改
仿佛预示着母亲渴望着弟弟
成为另一个我这样的儿子
仿佛表达了母亲对我的赞扬
就像秋天开出的向日葵
也对春天发出傲慢的笑
但是我渴望着四季的变幻莫测
我知道每一次山楂的透红
都和上一次别样
泡桐树的花曾香...

坊间

如果我想起明天或者数年后
一切将归于平静
此刻,也便是今夜
我应让自己提前到达那里

但是从过往直至今夜
我仍在如此情境中慌乱不迭
俨然丧家之犬
心乱如麻
而对面的这些人谁又会猜想到
我是如此失意之人呢
那些独自走在街上
步履匆匆
背对着冷风的姑娘们
心中又该是何样光景

毫无办法
我还是回到那个原本就和我无关的小屋
佯装着烟酒可以缓解抑郁
但仍旧能看到过去多年的身影
遂决定走的更远一些
街上总还有那些可爱的脸庞与腰身
全部扑面而来
往后也不过如此
坊间美不胜收

二零一八年 九月二十七日 于安大

盲目

竟这样的重归心智欠熟的年岁
跟在你的身后兜兜转转
目的与目的之间是你的背影
所有过往和你的样子
皆幻为一种模糊的无法倾诉的感觉
直到你说你要走了
且去向不明
但你始终没有迈出脚步
而我已开始寻找你的踪迹
在我的观念中
当你说你要走的时候
就已经丢失了
这个具象的你
已然不再是那个熟悉的人
包括你的腮旁清晰可辨的胡须
都化作烟花的信引
点燃后的一瞬
在我眼前开出绚烂的光景
而后的长久的日子里
你的美丽只剩一点残声
却仍在我的脑海轰鸣
我仿佛还记得那些走过的城市
与你探讨的不了了之的命题
那些人流和市声
独有我是盲目的跟在你的后边
从湖向海
从海向山
从山向着河流蔓延
猛然间抬头却发现
四野无人
空空荡荡
于是我踏上寻找的长途
遇见过无数与你相似的身影
而事实告...

进食

我在拥挤不堪的街道穿梭
迎面扑来的是年轻的面孔
他们多半笑逐颜开
或在清晰可辨的肌肉线条中
透露着桀骜不驯
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在街面上来来回回
总之那些花红柳绿的装扮
让人兴奋不已
夜幕降临
四周及上空一并暗淡
当一片梧桐叶落下来
飘荡至某个地方
我猛然地意识到
无论如何
我不会再像秋天这样
在确定的时日回归
我发现青春既不会永驻
反而苍白如丧服
这使我惆索于来日
即便未来的日子灿烂千阳
也难以填补逝去时光的混沌
而所有不甘
愤愤之情仍旧无的放矢
最后都在我的心中冲撞着
我深知
这将毁坏我生活
因此我涉足荒野和城市
大江大河或许会洗刷掉耻辱与怨恨
但千篇一律的楼宇
给我以迎面痛击
那些鱼虾鸟兽固然不会接受我的怜悯
贫者富人更不屑于垂涎
这世界逐渐加速荒诞起来...

冬眠

整个秋天
我都在听草木诉说衷肠
却迟迟不语
我在做一个假设
如果我愿意
是否能将人生原原本本的
重头再走一遍
就只是为了
嗅到儿时那个秋日
熟识的气息

其实我明白草木所想
万物在经历一切之后
都想着回到过去
却没有一个愿意留下来
仅仅是怀念着渺不可期的往事
但无可否认的是
每个秋日的清晨
阳光都恰到好处
那种温和的明亮的光
既不是洒下来
也不是汹涌而出
摇晃着树枝上的叶片
就落在了头顶
我并不是说这一切是美好的
它只是让我缅怀起一些什么
或者是村子
或者是爷爷
是四季常青的竹林深处

然而我仍是向前跑
不停的收集着时间
以及时间之外
星星点点的物质与情绪
比如火焰,石子
惆怅和歌谣
然后找到一条足以承载的河流
一下子撒进去
大声的说:这就是我还给秋天的
我们从...

在你的体内奔涌

我不会在想你时哭泣了
甚至不会告诉你
我想你
哪怕你在我怀中

我也不会因为孤单时落泪
我压根就不会这样做
很多年来
我都是看着别人哭泣
坐在一旁
望着
无话可说
因为我不理解
如何才能让体内的水
由眼睛流出

泪水会遮蔽我的视野
那将影响我的判断
我要用这双残缺的眼
判断你的爱
在何时是明晰的
虽然爱
听起来那样玄妙而极不可靠
但在我所拥有的当中
它确是我能把握的一切

生命已然在这繁复的世间
沦为贫瘠不堪的戈壁
但你还在这里
就像那旷野里的一颗罂粟
美不胜收
你的芬芳也将我熏的昏昏沉沉
如醉如痴
这极像是一种持续不断的高潮涌来
哪怕就此一命呜呼
也该是在幸福之中毙命
且仍躺在你的怀里

我还要为什么哭泣呢
那大江大河的水
流也流不尽
而我生生世世
都不过是...

独自路过时光

我将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彷徨
像你一样
整日只是满腹的惆怅
当我们坐在一起时
只听见滚筒洗衣机
在一圈一圈流浪
你根本就不明白
有我的地方是何其润郎
而你只丢下我
让我独自路过时光

在你我之间
有一堵透明的墙
我看的见你
在我身边来回游荡
每当我将开口
你都呵斥着
我不是仍在你的身旁
我以为爱情不过是
索性我们还在一起
却回绝疲倦刻下的忧伤
所以我告诉你
我们可能真的要说再见了吧
你又一次告诉我
现在说这些还为时尚早

但在这层玻璃幕墙的两边
我甚至无法触及你的身体
你说去吃饭,散步,睡觉
都无法溶解这堵墙
他让我们在这里
独自路过时光
尽管所有言语都送抵你的耳蜗
我也将你的泪水全部收藏
但我们只做了自己觉得幸福的事
何时那些幸福的协定
在我们心中奏响
而不是...

重庆往事——与齐先生

   一 

       在离开重庆一年多以后,她总还在我的视听世界和思维世界闪动。而言语层面也不曾将其冷落,时常和别人提起,向谈及故乡。
        当一切成为过往,无疑说没有什么怨愤还值得我迟迟不肯放下。在重庆的四年可以说是我自由成长的另一个黄金时代。在那里我失去并得到爱,发现并阅读无数书籍,结交了可能一生也不会淡去的同窗挚友。
        尽管仍有无限遗...

1 / 45

© 安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