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悫

素食|简餐 深居 |简出

烧毁

二十岁时对你的呓语
你仍深藏在某处
并常常提及过往
惹人垂泪四顾

我如今确如是颓丧了下来
多年来心中的盛景
想来已恍如隔世
我盼顾过那些在烧烤摊
眉飞色舞的青年人
尽管这盼顾在山河破碎中
渐渐淡薄

你还是老样子
所以不禁想问一问
这世界是否也如此这般的保守
为什么三妻四妾错了
怎样又可以抛离这对错的误判

这夜色倾城
这风也嚣张跋扈
我没有胆敢在你脸上定睛一秒
因为下一秒我或许会妥协
也就沦为败者
成为你的绊脚石

我说停下吧
我就在这里下了

你就这样再一次踩下油门
我又扎进旧日的生活
当初对你的祝福
如今全部转为对自我的诅咒
我承认
看到你过的很好
我心中隐隐作痛

所以我说
烧毁那些二十岁时的呓语吧
也浇灭二十岁时火焰的余温
不要说什么动...

在另一个人的床边

没有言语值得开启征程
就让他们欲语还休吧
我也将紧闭双唇
这绝非源于怯懦
而是你的故作悲戚

若深情是真的
则流言蜚语又如何散落四方
诚然
我始终不算个英雄
枉负了你短暂青春的
好几个夜晚

也许
你的快乐不会来自于我了
但我希望你还是快乐
希望再见时
你脸上的笑容和我心中的你
相契合
你告诉我
不会再有什么快乐了
但会在心底留下我
像过往一样

说实在话
情爱里已不会再有什么
能够让人感动
就像你转身和另一个
不知道什么模样的人调情那样
我也不会稍有悲伤

年轻的时候
多爱几个人
也就需要更多谎
当我们看清卑劣的自我
同样这困惑也就释然了
你毕竟不是好
我毕竟也不是坏
我拥抱的是你
也是任何一个人
我希望它天长地久
也庆幸这一切
都消散如晨雾

在另一个人的...

七月之月

蛙声,蛐蛐儿
荒郊野外的人声
被夜晚放大

滂沱之雨
敲我玻璃之窗
它们渴望躲避狂风么
我渴望干燥

七月
我妻于我耳边低吟
我要走啦
我真的要走了
我什么也不带
你该怎么办呢

我猛然想起
和另一个人
在同一张床上
的呻吟
我是否应该忏悔

但我说
你走吧
我离不开你
我等你
我离不开你

船就这样走远了
我妻去向他乡

七月要在我的身边
溜过两次
我一次也没有发现
只是听说
它们曾高谈阔论着
我是个罪人

而这不会令人生厌
八月会返回
并将我妻的信件拆封
那上面只写着一句话
七月永远不会回来了
七月永远不会回来了

七月,永远不会回来了

二零一八年 八月十九日 凌晨 于家中

闭上眼就不愿睁开

你就应该感受到世界的恶
关于人本身不可破除之下作
或者说就是政治以及政治人
没日没夜的工作
也没羞没臊的意淫
他们总是没有安全感
也不给任何人安全感
总是使用优美的字眼诓骗愚蠢
或者装作愚蠢或者懦弱或者向来卑鄙的人
舞台只有一块
剧院只有一处
而你和我,不过是领袖的观众和奴才
一生唯一能发出的声音不过是:饿
只要你饿,你就会有面包和水
只要你吃饱了请做一个哑巴,聋子,傻瓜
这个世界,让人恍然
疲惫中带着当仁不让的激愤
却无能为力,是无能为力啊
阅读,研究,努力工作为了什么
做一个回答“是”和拼命摇摆尾巴的狗?
由此,我放弃了
即便被冠以堕落甚而该死的恶名
须知被肮脏的人侮辱就是溢美之辞
但仍然不能自我麻醉
唯有长眠可得舒缓
闭上眼,就不愿再睁...

我最不能放下的

也许这不过是一场梦
我不会在你的生命中长留
即便,我们说爱
他不曾天长地久
我希望你能将我想起
像小时候路过森林
碰到的奇异蘑菇
尽管事隔经年
你还是会想起我

实际上,我也未曾将你忘记
在卧室的每个角落
每一个衬衫口袋
都存放着你最爱的香水
仿佛你还在这里
哪怕我熟睡了
你仍在身旁望着我
时刻将我拥入怀中
额头靠近我的额头

我最不能放下的
就是你
若我此去再也不会回来
希望你能过的很好
将我遗忘,或
融入新的生活
但不要再违背自己的意愿
我最不能放下的
是你的快乐
为此我留下了所有的幸福

你是否能答应我
把那件三千块的衬衫买下来

二零一八年 八月三日 于家中

燃烧

夏天的风又吹过来
我望着烟被雨水打湿
想着你也许还要回来
泪水就掩盖了原野

那些滴滴答答的声音反复出现
熟悉的气味逐渐丧失
我以为有什么可以收藏你
然而我散尽家财
也不够看见你的真容

墙外的火车飞驰
站点却在遥远的地方
我知道你不会在车上
但是我想
每一趟列车经过
你就会路过我的身旁

所有关于早年的理想
我都将其入土为安
如今的我
只是渴求着现世安稳
与你虚度时光

请不要捧着经文
训诫我
夏天,我只想在爱情中蒸发
在雨水里欢爱
在深夜的燥热里
和你在水中相拥

但是,你已经走的很远很远了
我刻意不去送你
因为我正忙着焚毁你的房子
当你无家可归的时候
希望你第一时间想起我

彼时,我也将焚毁这寓所
和所有可以躺下的床铺
你必须和我在雨中漫步...

避雨

当我想回去的时候
下雨了
我不是不可以冒雨前行
但是我没有
我没有,因为我要思索
为什么在冲出去之前我犹豫了
这犹豫让我犹豫不决

我无法理解
为什么在迫不及待的见你
和抵触去见你的情绪之间
你在我的心中属于什么
那些时刻
你被存放在哪里

毕竟,无论如何
你已是爱过的人了
纵然他们被忘记,或者
形同陌路
但总还有一个盘踞着
我怎么也挤不走
如果你问我
其实我是干干净净的
除了你们
谁也没有

正是出于这些琐碎的遐思
我为避雨找到了理由
蹲在厕所门外
那些富含无数人的尿骚味
对我很不友好
但是,我别无可去
除了在雨停后
回到你的身边

然而,我清晰的知道
即便我回去
这雨也不会停

二零一八年 七月二十八 于百花井 大雨

永恒闪耀

人们常说聚有时,散有期
而回忆却会永恒闪耀在漫漫星辰里
我知道你会离开我
去往另个我未曾可知的世界
而我依然视你为天使
我仿佛每天还能看到你
如银汉星河那般
像奔腾的雄狮
完美的紫色

但为何美好总是难留
时光不能慢一些走
像世界末日的降临
却不能放手让你走
当我觉得寒冷难忍
被困在这无尽的孤冷之中
你给我一束光
将我从黑暗地带
拉入永恒闪耀的星空

想像我们如手足常伴左右
想像有一片乐土让我们徜徉其中
当我们携手漫步这人生旅程
便注定这只是长途的一段
分别也只是未知的已知
风 依旧变幻莫测
水 依然潺潺而流
秋风凋敝 万物难耐
总会就此沉睡在秋凉冬雪之中
但思念不眠
我知道我会一直想念你

当我觉得寒冷难忍
孤身一人,那太阳
我知道某种意义上...

念念

每当晚霞落在窗外
我会毫无防备的想你
这绝不是突然而起的
假意
它像是某种绝症的蔓延
将我包裹在幻境中
生死不明

在你的心中
我以何种面目出现
又以何种面目消失
如何让你理解
这些零碎的爱
压迫我苟延残喘

老实说
生活仍在你我身边起舞
但是观赏的情志萎靡不振
我或许不去承诺爱
却也绝不克制表露的行止
我的内心无比清晰
谁将在这里浸渍
永不腐烂

因为没有任何神,曾暗示
今生将走向哪里
毫无疑问,我和你
都被死亡觊觎已久
所有往事都暗藏悲喜
当我按下快门的一刹那
至少你的快乐已经永恒

那个明媚的少年啊
你就这样灿烂的
划过我的眼睛
从此变作盲人
而你的灵与肉
却在我的心中刻下碑文
除了失眠败退
我都在天旋地转的境地中
痛苦的寤寐思服

假使
我们遗失彼此...

雷声响起的时候

雷声响起的时候
我心中的你,陷入慌乱
而后你告知我
打雷了
我默然地展开双臂
你走进来
像原本属于我的一部分
嵌入其中

没有什么恐惧会将你割离
我会像闪电一样
守护在你的周身
亲爱的,不要怕
那是天使在呼唤我们
返回天堂

我想,你一直都属于天堂
你就是快乐的分子
那是我对你的理想
但对于我而言
我只是属于这人间
来都来了
我哪儿都不想去了
某种固执在彼此体内狂轰滥炸
终于,我的另一部分
从我的躯体剥除
我望着你
越升越高
你望着我
越来越小
越来越小

雷声又一次想起
像周游了一场幻梦
那样短促
又那样漫长
我所有的幸福在这里开花结果
在这里枯萎糜烂
你的面庞逐渐消失
眼角的笑纹也恢复正常
但是
我怎么也无法复原,你
的样子
你仿佛成了一个迷
在我的心中构建了高墙...

1 / 44

© 安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