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悫

素食|简餐 深居 |简出

九月

九月
依然固我
不辞,而别

天下尽管更完美
世界却更符合美学观感
如同九月成为九月
并以其名高声呼喊

此刻,所有城关皆洞开着
洪水也涌向天边
除了一阵妖骚的秋风
我的窗外,冷如深渊

在生活的角落总有慰我之桌椅
白的墙,大理石
当野猫成为众家之宠
我已经是丧家之犬
无门可入

唯有九月仍不设防
将我作为它的指针
一不小心
就转动了三十个日与夜
从此便怀念重逢

怀念,一片叶子的摇摇欲坠

弱不禁风
却使劲了力气的攀附
终究
不过是泥土的鬼魂
终究
没有人悼念九月
而九月悼念着我们

丁酉年 八月初七 夜 于安大

忌臃

凡事,忌臃肿
人,尤是
似乎将一种执着升职为叛逆
却尽是所谓坏消息

树冠的尽头是我的白发
我的白发是母亲的枯枝
伴随着雨的降临
熟悉了夜的声音

回想禅和全裸
沦为家之阶下囚
若我有不可调控的欲念
并为一支烟发愁
生活的全部,已然
本末倒置

让每一寸理性钝化
让一首诗发光
我选择回避
退到空无一人的囚室
退到禾川青野
用雅致的归隐掩盖彷徨

我想我已过于臃肿
无论于思想或肉身
皆陷入怀疑论者的泥沼
在无限循环的否定之中
树立不起任何信念
除去一日三省,五省
只剩脂肪的颤抖
提醒着我,活着劣于死亡

而我清晰可见
疯子从来不满腹牢骚
常人也不会说干就干
我在二者之间
沦为无眠的阴郁
侵袭每一个面对之人

或许我该有一只狗
作为我唯一的镜子
在它的眼神和一日三餐里
应该有我所要找寻的人生

丁酉年 八月初四 凌晨 雨 書于家

于医院的楼宇间穿过,再穿回去
习惯性了解各科室的位置
仿佛自己是名病人
甚至忍不住冲动,渴望预约一位医生
目的不过是给我一些药物
仿佛离开药,生命难以为继

石凳上坐着各色却形容槁枯的人
病房都亮着灯
妇女的嚎啕哭声
惊红了我的眼
我像一个隐形的生物
路过每一个人的身边
我们拖着残躯,来去皆不自由
也无暇顾及路过之人

医院外的街市上
装点果篮的摊主
用力翻炒的厨师
在这这一线之隔中
嗅到生活的希望
而一线之内的病人
已开始思索生命的价值

从药房的玲琅满目
我看不见有谁安然无恙
于是乎,坦然接受一种病
乃至,病入膏肓
此生的努力付出不过一场障眼法
瞒得过别人
骗不了自己
既骗不了自己,遂
瞒不得别人

于是,我乐于承认
我是一名病人
在世间,遍寻不到医生

丁酉年 七月二十二日 夜 書于安徽大学

今夜如一把刀
却割不断昨日的流水
我蜷缩在小小的床
将自己缩的很小
并恐惧大床的不着边际
躺下,即陷入深深孤寂

所有我已离开的人
便永远离开了
所有离开我的人
也不再回来
如同我在一张又一张床上失眠
翻滚,沉沉入睡
每一个夜晚都是崭新的
我只有未来,没有过往

对着灯发问
爱是什么
乃至责难沙发,长凳
但床始终在我心的中央
敦厚如一副棺材
与其问别人,不如问床
爱,是什么

而白昼使我充满怨气
固执己见,怒
黑色又褪尽我的甲胄
微芒如瘦弱的花蕊
在惊惶中忏悔
在风雨中渴望着床的温柔
且务必要小
小如一幅棺木
小如生命的一角
足以盛放我心的荒凉

丁酉年 七月二十一日 凌晨 書于安大

散步之必要

我正对这座城市
望着它向我涌来
汽车闪烁着远光灯
在天桥之上,迷失方向

四处扰攘之声,沁人心脾
却无声穿梭在马路与马路之间
被每个人当做贼
而我也的确行色匆匆
眉眼深处,暗藏诸多悬疑

可我不过在进行餐后散步

拖着满腹的晚餐
于街市寻找消化的办法
在这种寻找中
猛然间,饥肠辘辘
遂晓得,饥饿乃最美之调味品

但总有人因为失意而想起我
因为愤怒而诅咒我
因为爱,猜忌我
也因为这些,我的孤独
名不副实

我刻意沉默,矜持
保证中庸,克制
凭借这些自私的信条
徐徐而行

丁酉年 七月十七日 夜 書于安徽大学

局外人

我早已注定合不上眼睛
张不开嘴

在不同的人那里有无数种反馈
惊讶于乐此不彼的追逐
满眼里不屑的红光
我尝试听清每个人的言语
却做出满不在乎的嚣张
我如此敏感于人言可畏
又独做释放差评的买家

对于思想者而言
说再多妙不可言也无济于事
若不感受痛,几近死亡

故而我独自徘徊
悄悄离开
硬着头皮,眼皮,脚底板的皮
和所有皮问进来人的名字
内心的冷漠被热情左右
被年龄禁囿

我绝不说要做一个自由的人
绝不温暖这个世界
所有笑,赞美,拥戴
都不过片刻假仁假义

我早已注定合不上眼睛
张不开嘴

丁酉年 七月十一日 夜 属于庐州

凌晨三十分

望着凌晨三十分的城市
远处楼房亮着许多灯
这无数的人为何深夜不眠
我为何凝视窗外
从明天开始,或者
就从今夜
开始记录火车经过的时间
开始数每辆车鸣笛的次数
开始目送远行的人们

对白天深感厌倦
对一日三餐尤甚
我梦想着成为朗读者
为每一个文字发声
用拙劣的技能和
尽管情深而依旧做作的喉咙
感动某一个人
和一面墙谈心
拒绝仰望夜空
拒绝月亮
拒绝情人节
在刻意为之的冷漠中睡熟
等待千夫所指

但是,我渐渐为那些
细微的坚持感动
却独独为这种感动羞耻
因为这细微的坚持与我无关
羞耻于感动
自卑油然而生
想象一片沙漠之中有一棵树
我是否也应将其伐除
既然五彩斑斓的世界
仅仅是五彩斑斓
我的昼与夜
我的勤劳和休憩
我忧心忡忡又如释重负
这一切的理由是?

凌晨三十分
距离天亮只剩下不到五个小时
而在我看来
太阳升起意义全无
除非,除非有人逃回丛林
潜入深海
甚至干脆将地球封锁
还原寂静
让每个人都变得妙不可言
或者,将我们生的同样丑陋
消除语言
也收回眼睛
一生的唯一工作只剩下进食
另一半用来消化和睡眠
因为互联网,人工智能,语音
无人机,原子能
都不够承载人类的梦想
唯有清除梦想才能成就梦想

丁酉年 七月初七 書于庐州

翻新

老套的说,我的人生又要翻开新的一页了。然而,我似乎一直在往新的一页翻去,在这一页稍作停留,又翻向另一页。

这显得特别尴尬,无论在哪一页,我始终没有保持住这种新的原貌,而是在向陈旧里进发。如此反复的来来去去,遂而对一切所谓新的开始感到倦怠,乃至麻木。既不去追问它的意义,也不去追求更加深长的琐碎价值。

纵然躺在沙发上是一件颓废的事,或者点起一只烟,去菜市场,洗菜,做饭,刷碗都让我感到这是对生命的虚掷。但是,打开一本让人称道的书本,去图书馆,做笔记就显得高贵吗?或者去参加实践,在街头和各色人接触,讨价还价,在虚伪和骗术中寻找更高超的技能,挣大把的钞票,生活又将变得怎么样?我固然知晓,没有钱,一切都变得困难重重,我固然要为了钱苟且偷生。当下的问题是,我如何重振雄心,将一切都赋予某种意义,不再徒劳的旋转,在闭上眼都能走不错路上,来回奔而不忙。

很难说,在什么时候,我对生活失去信心,开始如此这般的走一步算一步。我觉得每过去一天都让人感到兴奋,因为在我的人生中,我需要熬过的日子又远去了一日。这样说,似乎容易让人误解,感觉我像一个不食人间烟火,无欲无求又心灰意冷的人。我当然要说,不!不,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很多话要说。我之所以选择静止沉默,因为我总是无法拿捏尺寸,总是毫无保留的说出某些事实。问题在于,大家希望我给事实进行一定的包装,然后再兜售它们。可是,事实如果穿了衣服就不再是什么事实。事实没有美丽可言!

半年前,我好像在氟西汀的催化下重拾了一些激情。我制定了一些计划,这些计划自然都具体而微。然而,我忽然意识到,钻石只是一块石头,而豆腐却真的是豆腐。这绝对不是借口,不是作为我懒惰的宣言。我很清楚,目前为止我一无是处,也很可能未来仍事。我深深地敬佩过很多人,为很多故事泪流满面,为父母为朋友感到心酸楚楚。可是,生命的价值在于什么?我一向以为是幸福,除了幸福别无一样。但幸福是什么?这是不可名状的,不能够用物质,尽管物质能够带给人某种幸福感。甚至也不是纯粹精神的产物,它必须是一种懵懂未知,不可表述的存在于人内心,久久不散的基调。

所以,谁也不能够说,他幸福!

恰好我是一个不幸的人。这种不幸就像深海的沙石,它永远是凉的。无论在那一片水域,它都是凉的,且不可能独自登岸。也没有一块石头永远裸露,也没有一块石头永不消陨,我不相信有任何事物没有尽头,我也不信任天空中不留痕迹的飞鸟有什么骄傲和喜悦。飞鸟只是飞鸟,它注定要飞翔。如果它折断了羽翼,同样难感忧伤。忧伤都是骗人的。在我的世界中只有烦,没有伤。一切麻烦的人和事,都不过是麻烦,忧伤像鬼一样,就算存在,谁也没见过,我信与不信,毫无意义。

五天后,我将去往新的大学,开始研究生生活。鬼才知道我为什么考上研究生,也没有鬼知道,我为什么读研究生。我只是茫无的的走啊走,且被很多人推着,忽然就翻开了新的一页,在这一页我做短暂的停留,稍后即走,像危险的信,阅后即焚。

丁酉年 七月初六 書于庐州

最 肯 忘 却 故 人 事
最 不 屑 一 顾 是 相 思

尤惑

纵然苍天骗我,祸我,咒我,害我
土地依旧温柔似水,拥我入怀
有种子落地,便生根发芽
有江河湖海盛满我的悔恨
楼宇有我温暖的家园

漫漫长夜,请给我留一只香烟
把所有鼾声封锁
也不要和我说什么晚安
这意味着你不在我的枕边
今夜,我将孤独至死

在无数个概念之中抉择
世事混淆不清
从完美主义变为敷衍的男人
我只花费五千元
用一天十元的氟西汀
把自我摧毁
遂而沦为自甘堕落的庶人
也难以回忆往日的荣光
我曾作为历史的信徒
但历史却总无情的择优录取
我终于彷徨无地
枯萎在深渊的一角
无论谁也拔不出来

尽管我欣赏乐观主义者
却仍冷漠的旁观
我怀疑,乐观主义是否过于简单
像涂脂抹粉的女人
一夜之间,物是人非
是是非非今又是
换了人间

所以我总是抢先一步自我嘲讽
因为你的任何一面都会有人不认同
但绝不轻易妥协
心头默念,常记恨,莫宽恕
……

丁酉年 闰六月二十一日 夜 書于金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