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悫

素食|简餐 深居 |简出

呼家楼

也不必走了吧
我从未到过的近处和远方

地上和地下
车来人往
那些誓言一出口就成了谎
而今又堕为谜
耗尽此生
也再难寻找到答案乃至
线索

雨和雪
每隔一段时间就落下来一次
就像我每隔几夜就到达呼家楼
尽管那些记忆来自于梦或
我又一次梦见了自己的梦
在天安门与东三环之间游荡
却不能在任何一处稍作停留
像你一样
将所有选择都归置于别无选择的锦囊
人生已再无什么妙计了

山海之间
内陆深处
那些或明或暗的足迹已足以证明
你再没有停留过一刻
一旦踏上寻找的长途
路,就无限生长
只有我啊
还环绕着呼家楼盘旋
直到
直到我看见你的身影
脚步急促的踏上地铁
门一关
整座呼家楼就塌了下来
在我的眼前腾起的烟...

母亲的菜园

刚来这座城市不久,有一天母亲和我打电话说她买了一块地。我当时兴奋的不得了,母亲居然在城市买了一块地,那我是不是可以建一座像样的房子了呢?就问母亲地多大,她说挺大的。我就更兴奋的,自然追问,多少钱?母亲说一百块。我很困惑,很大一块地,怎么就一百块呢?捋了半天才知道,母亲买的是别人之前种的一块菜园子。如果说是菜园也不确切,因为别人经营的并不好。

后来,母亲就开始接收经营。作为菜园来说,的确是够大的,总可以种上喜欢吃也吃不完的菜。

中国农村人对菜园的依赖度很高。一是农村地广人稀;二是商品经济不发达;三是大家闲暇时间多吧。直到近十多年来商业发展实在迅猛,每个村落卖菜的商户都很多。我才发现老家的那些菜园多半...

起死回生

只有在爱情中我才能起死回生
只有你才能拥有我的爱
哪怕一千次让我与你远离
也配得上那零点一次的相遇
无论是俗世甩给我的柴米油盐
或是情人的眼泪
都不能阻断我走向你的河流
因为在我的世界
只有你这一片云
能够给我足够的雨
让每一寸草皮渗透着你的心意
那岔开的路
是我为你敞开的腿
你用雷鸣喊出兴奋
我只有地动山摇以迎合你的撞击
无论是怎样一种形式
爱都会在我的体内苏醒
因为那唯一的钥匙就是你
而你正对准了我的锁芯
从这一刻我将复活
我要你
拯救我暴死的爱情

二零一八年 十一月二十六 于赤阑桥

多功能矿藏

所有的爱都沉睡了
短时没有苏醒的迹象
此前的沸腾更像是挣扎
我的言行举止近于报复
因为他
只会在离别的时候说爱我
而我已经这把年纪了
已经不适合调动任何智力
来编制谎言
隐喻绝不适用我
我必须告诉你
我爱,你
哪怕十五天后我将同样的言语
注入另一个人耳
但我爱你绝非杜撰出来

早晨你应该与我接吻
中午也应该
夜晚要和我做爱
除此以外你都不过是一个
与我紧贴的
和那些走过我身边的
别无二致的人
但如今你沉睡了
温泉表面飘起的白烟
掩盖不了冬天的罪行
我也羞于呼喊
你此刻穿戴整齐的肉体
但愿春来以后
你还能在我的心中
凿出爱的矿藏
而这些矿恰好催化我
难以解冻的欲望

二零一八年 十月二十七日 夜...

见一面吧

不知道是哪个方向吹来的风
在我的胸口钻营
那种冷既不像是北方的
也不像是来自高原深处
倒像是你走后洒下的坚冰
将我凝固
而此刻,无论有多么遥远
我们还是见一面吧

从从容容的起身
在路边摊买两个包子
然后是赶长长的路程
坐在车窗旁望着极速略过的景物
我恍然间发现不知道要去哪里
去山西么
去山西吧
那不是还有多年的老友?
只要我去,就有好酒

出了站台我看见老李
还是当年离别时那副样子
微笑着张开双臂
迎过来,拥抱
小餐馆里叙旧
彼时年轻气盛
而今谨言慎行
可我要说些什么呢
望了他一眼
低下头,泪流满面

我们都吃着牛肉就着苦酒
回望着似醉非醉的人生
相约日后再聚首
不醉不回头
离开山西就迷路了
但我想起
我不是应该去见你么
搜寻记忆的夹子
哦,我不知道你在...

拾月

他撑起那尾破旧的帆
照例要去海上讨食
并没有与我做过多的告别
双臂一撑,就在地面弧线的尽头
跌出我的视界
在离开三十八日以后
我已忘记他的音容
一旦进入十月
生活就难以应付
而后是十一月,十二月
一月,二月,三月
都是沉睡的季节
即便我的眼睛睁的巨大
也看不清前方那些人的脸
那些张牙舞爪的影子
看上去阴森可怖

挑在十月某个清晨
我收拾了一些东西
步了他的后尘
留下几行字,就走了
起初,出走是带着幻想的
而离开所有人与所有人离开
并无区别
我以为自从他远去以后
世间还有遗珠
走遍万水千山方得明了
走就该走的彻底
十月轮回不断
人生也堕入水中捞月的空冷
大江大河
人海人山
俱已不甚了了

二零一八年 十月十六日 午 于赤阑桥

看不见的四季

看不见的四季轮回着
杏花会开,麦子会黄
水稻要按时收割,水牛和山羊
还要在傍晚赶到山上

无论有没有眼睛注视着那里
无论我的脚步是否踢踏
椿树还是在那个时节发芽
娃娃也和起泥巴
丛林荆棘满途
我们步履蹒跚

松花蛇又交织成一根油条
我的梦境盛开出粉色的花朵
从老房子顶上蔓过屋檐
母亲却从未表达过爱
但夏日的稻子已为她的乳房
灌满了浆

如今
四季在我的周身变得惨淡
故乡的湖山孤芳自赏
母亲带着弟弟
将我走过的路又走了一遍
那些程序像既定的无以更改
仿佛预示着母亲渴望着弟弟
成为另一个我这样的儿子
仿佛表达了母亲对我的赞扬
就像秋天开出的向日葵
也对春天发出傲慢的笑
但是我渴望着四季的变幻莫测
我知道每一次山楂的透红
都和上一次别样
泡桐树的花曾香...

坊间

如果我想起明天或者数年后
一切将归于平静
此刻,也便是今夜
我应让自己提前到达那里

但是从过往直至今夜
我仍在如此情境中慌乱不迭
俨然丧家之犬
心乱如麻
而对面的这些人谁又会猜想到
我是如此失意之人呢
那些独自走在街上
步履匆匆
背对着冷风的姑娘们
心中又该是何样光景

毫无办法
我还是回到那个原本就和我无关的小屋
佯装着烟酒可以缓解抑郁
但仍旧能看到过去多年的身影
遂决定走的更远一些
街上总还有那些可爱的脸庞与腰身
全部扑面而来
往后也不过如此
坊间美不胜收

二零一八年 九月二十七日 于安大

盲目

竟这样的重归心智欠熟的年岁
跟在你的身后兜兜转转
目的与目的之间是你的背影
所有过往和你的样子
皆幻为一种模糊的无法倾诉的感觉
直到你说你要走了
且去向不明
但你始终没有迈出脚步
而我已开始寻找你的踪迹
在我的观念中
当你说你要走的时候
就已经丢失了
这个具象的你
已然不再是那个熟悉的人
包括你的腮旁清晰可辨的胡须
都化作烟花的信引
点燃后的一瞬
在我眼前开出绚烂的光景
而后的长久的日子里
你的美丽只剩一点残声
却仍在我的脑海轰鸣
我仿佛还记得那些走过的城市
与你探讨的不了了之的命题
那些人流和市声
独有我是盲目的跟在你的后边
从湖向海
从海向山
从山向着河流蔓延
猛然间抬头却发现
四野无人
空空荡荡
于是我踏上寻找的长途
遇见过无数与你相似的身影
而事实告...

进食

我在拥挤不堪的街道穿梭
迎面扑来的是年轻的面孔
他们多半笑逐颜开
或在清晰可辨的肌肉线条中
透露着桀骜不驯
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在街面上来来回回
总之那些花红柳绿的装扮
让人兴奋不已
夜幕降临
四周及上空一并暗淡
当一片梧桐叶落下来
飘荡至某个地方
我猛然地意识到
无论如何
我不会再像秋天这样
在确定的时日回归
我发现青春既不会永驻
反而苍白如丧服
这使我惆索于来日
即便未来的日子灿烂千阳
也难以填补逝去时光的混沌
而所有不甘
愤愤之情仍旧无的放矢
最后都在我的心中冲撞着
我深知
这将毁坏我生活
因此我涉足荒野和城市
大江大河或许会洗刷掉耻辱与怨恨
但千篇一律的楼宇
给我以迎面痛击
那些鱼虾鸟兽固然不会接受我的怜悯
贫者富人更不屑于垂涎
这世界逐渐加速荒诞起来...

1 / 46

© 安悫 | Powered by LOFTER